普华永道:医疗费用持续走高 降低成本还得靠新技术

前瞻网 中字

进入 “新常态”稳定增长

普华永道(PwC)的一份新报告显示,医疗成本的不断上升,已进入一种“新常态”,同比增长更为温和。

报告称,医疗成本不断波动并以两位数的增速增长的时代似乎即将结束。

普华永道预计,明年开始将出现一个稳定趋势,未来几年将出现更温和、增速为个位数的增长。

blob.png

四年来,美国的医疗成本趋势一直在6%到7%之间,似乎已经进入了“新常态”。(医疗成本趋势是病人每年治疗费用的预期增长百分数,例如,10%的趋势意味着今天10000美元的治疗费用明年将花费11000美元)

普华永道的健康研究所(HRI)预计,2018年其年增长率为6.5%,比2017年高出0.5个百分点。

在这项研究中,HRI采访了美国行业高管、健康政策专家和健康计划精算师。HRI还分析了普华永道2017年健康和幸福指数调查的结果,调查了来自37个行业的780多名雇主,以及一项针对1500名美国成年人的HRI全国消费者调查。

这个预测是基于HRI对雇主保险市场医疗成本的分析,该市场涵盖了1.5亿多名在职员工。

blob.png

图1:本报告调整了之前的预测医疗成本趋势

在过去三十年里,企业医疗支出的增长一直在逐渐放缓。这种放缓并不是现行的,而是上下波动。最近,其趋势从两位数降低至个位数,预示趋势变化将更加温和。

blob.png

图2:近30年医疗成本趋势变化

本报告发现在2018年,很多因素将会造成医疗成本趋势的上下波动,包括通胀率、医保额度、药物专利、舆论监督、经济因素等。

成本较高不可持续

尽管医疗成本的增速在6%-7%之间,医疗支出的增长速度却依然超过经济增速。

从2011年到2016年,通过公司购买的家庭保险的平均健康保费增长了20%。同一时期,工资只增长了11%。这种差距使得消费者的可支配收入减少,限制了政府和个人的消费能力。

在美国,医疗成本预计将继续比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更快,医疗保健将继续占据更大的经济份额。

这可能导致更大的预算赤字,或导致在教育、基础设施和国防等领域的支出减少。

即使是较稳定的“新常态”也是不可持续性的。

本报告预计2018年的医疗成本增速将为6.5%(见图3)。在考虑了企业支付的高保费和没有太多选择的供应商后,预计2018年的净增长率将达5.5%。

blob.png

图3:医疗成本变化趋势

企业常将成本转嫁给员工

多年来,公司都在很大程度上通过将成本转嫁给员工来降低自己的成本,而这些员工也相应降低了他们对医疗产品和服务的使用程度。

许多人表达了对高免赔额健康保险计划的不满。他们还放弃了诸如预防保健等可选服务,虽然这能在短期内节约成本,但可能会导致后续代价高昂的长期治疗费用。

因此,卫生组织和医疗企业将不得不重新考虑其服务价格和利用率。在2018年,企业应该考虑与供应商签订新合同以商榷出合适的价格,而不是把成本转嫁给员工。

这一趋势将来可能会有所减弱,根据2017年普华永道健康与幸福指数调查,只有28%的雇主考虑在未来三年内为员工提供高免赔额的健康保险,低于2014年44%的峰值。

blob.png

图4:只提供高免赔额医保计划的企业比例有所降低

他们已经意识到,员工放弃或推迟治疗将导致长期的生产力降低和长期医疗护理成本的增加。

一项2017年的HRI消费者调查显示,在高免赔额计划中登记的个人,比那些有较低的免赔额医保的人,在前一年推迟或取消手术或服用药物的可能性要高出近60%。

医疗服务供应商、健康保险公司和制药公司都可以付出努力,增加整个行业的透明度,深化合作,制定更合理的价格。

如果没有医疗服务的低利用率作为平衡,成本的上涨可能会使整体医疗成本升高(见图5)。

blob.png

图5:价格是医疗成本趋势的主要驱动因素

但并非所有的花费在总成本中占据的份额都是一样的(见图6)。在2018年,住院费用可能会占所有医疗费用的一半。

blob.png

图6:看病费用中各部分比例

目前,约30%的费用是住院费用,约19%是门诊费用,29%是内科费用,18%是处方药费用。

在过去的十年里,处方药和医院门诊的支出一直在增加,而住院费用保持稳定,内科费用持续减少。

例如,在2008年至2018年期间,药品支出占比从15%增长到18%,而同期的内科服务比例则从35%下降到29%。

这些变化是由于某些部分的增速较快,而另一些部分的增速较低。

通胀导致医疗成本升高

自2011年以来,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的增长一直在放缓。

通胀率的波动很难实时测量,其对医疗保健市场的影响通常会有所滞后。

因此,2016年和2017年通胀率上升的影响直到2018年才会显现。

2015年至2016年,CPI增幅上升1.2个百分点。2017年3月,美联储(fed)在三个月内第二次上调利率,这是自2009年以来第三次加息,这预示着经济将继续扩张。

随着工资上涨,国内生产总值(gdp)上升,2017年4月失业率降至4.4%——经济学家认为接近“充分就业”的10年低点。

预计在2017年和2018年,CPI将再次增长,届时将达到2.6%,这是自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见图7),2015年,这一数字为0.1%。

通货膨胀会影响经济的所有价格,医疗保健费用也不例外。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三长的扩张时期,美国经济的增长和更高的总通货膨胀率会影响劳动密集型的卫生部门,推高了工资水平和医疗价格。

通货膨胀也影响了诸如能源成本、医疗设备和药品等投入的成本,随着供应商通过价格上涨转嫁成本,行业的整体价格都有所升高。

随着美国经济的升温,总体通胀可能会对2018年的工资、医疗价格和整体成本趋势造成更大的上行压力。

blob.png

图7:通胀率增长导致医疗服务价格增加

专利到期导致医疗支出上升

更少的品牌药物专利到期,这会使得低成本的仿制药数量减少,药品价格涨速更快。

2016年到期的药物专利在美国医药销售收入中占189亿美元,比2015年少了32%(见图8)。2017年,价值111亿美元的药物专利比2016年下降了41.3%。

blob.png

图8:美国近年药物销售情况

一般来说,在专利到期后的几年内,仿制药的价格通常比品牌原价低80%到85%,这可以节省大量成本。

低成本的仿制药通常在专利到期后的一两年内出现(见图9)。这是因为仿制药厂商有时能在短时间内垄断市场。

blob.png

图9:低成本仿制药的价格变化

生物仿制药对医疗费用的影响也类似于此。但到2017年5月,只有5种生物仿制药获得批准,美国生物仿制药市场仍在发展,生物仿制药的价格预计将只节省25%。

舆论给药品价格带来压力

在过去的几年间,某些药物价格的翻倍增长时常见诸报端。

根据HRI的一项调查,在2017年,69%的消费者认为一家制药公司——即使它可以证明该价格是合理的——也不应该不加区分地对药物进行收费。两年前,只有52%的消费者有同感。

消费者还告诉HRI,在考虑降低医疗成本的方法时,政府应该对药物价格加强监管。

在1991年特别选举之前,处方药消费价格指数增长了近10%。到1995年,克林顿政府的医疗改革努力失败后,处方药消费价格指数(CPI)增长了2%。

blob.png

图10:舆论和政治因素也会对药物价格造成影响

新技术降低医疗成本

新技术比如人工智能,能为人类的治疗方案给出更好的答案。

随着基因测试价格的下降,人们对个性化给药也越来越感兴趣。

此外,人们经常也采取一种步骤疗法——先尝试较便宜的药物,如果无效,再购买更昂贵的那些。在开处方时减少给药的数量也能减少浪费。

blob.png

图11:一些企业正采取新的治疗策略以避免浪费

一些在家自助注射等治疗方式的费用也将比去医院更低。

智能手机APP等新兴互联服务还未在医疗行业普遍推广。将医疗服务“掌上化”将有助于降低成本,提供新的就医问诊途径,满足消费者“随时随地”监控、诊断和治疗的需要。

初级保健和慢性病管理也能利用新技术发挥作用。新概念医疗器材如健康追踪、症状监测、血糖自检器、移动心电图等设备监测自己身体状况,或将相关数据发送给医生。

快捷的网络服务也为远程视频门诊提供了更多可能。

此外,心理健康领域也可通过互联网做到远程就医。2014年,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使用视频会议,为身处地方社区诊所的超过10万名退伍军人进行了325,000次心理健康远程问诊。得益于这些服务的开展,精神疾病住院率降低了24%。现在,该部门正在将同样的技术应用到老兵的家中,使他们能够通过电脑、平板设备和互联网APP,直接获得筛查和教育服务。

互联网医疗初创公司自然也不甘落后。如Lyra Health和Doctor on Demand等正在推动个人领域中的变革,让消费者只需在智能手机上轻松操作,便可以连接至临床心理医师。同时,通过生物识别标志诊断精神疾病的技术,如南加州大学开发的虚拟检查官“艾莉”等,也正渐渐成为现实。

其他影响因素

收入也是影响医疗成本趋势的因素之一。一般而言,收入越高,医疗支出就相对越高。

尽管在过去的十年里经济增长缓慢,但平均收入却在增加,导致医疗支出也有所增加。

人口是另一个影响因素。近年来劳动力一直在老龄化,2012年,15.9%的劳动力年龄在55岁到64岁之间。到2022年,这一比例预计将增加到17.3%,老年劳动力通常有更多的健康需求,从而导致医疗支出的增加。

根据HRI的分析,在16岁以上的劳动力中,从2012年到2022年,老龄化将占企业每年医疗支出增长的0.4%。

生活方式,如肥胖、吸烟、滥用药物、营养不良和缺乏体育活动,会使医疗支出增加。超过70%的美国人被认为体重超重,滥用诸如海洛因和处方止痛药等阿片类药物的情况也在增加。

这些日益增长的健康风险使医疗成本上升。对这些风险加以更多关注,改良现有健康计划,可能有助于遏制医疗成本上升的趋势。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行业整合。近年来,供应商、制药厂和和生命科学公司的并购活动都数量激增。随着企业们开始联合,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他们将对定价更有话语权,因此可以建立一个统一的医疗保健市场,这可能会导致价格上涨。

技术创新是另一个因素。制药、生命科学和医疗器械行业每年都在投资于研发推出新产品,其中一些产品价格不菲,可能会提高治疗效果。

例如,一个更敏感的诊断测试可能会更容易发现潜在的健康问题,避免后续的不必要的治疗。

节约成本的创新也会给医疗支出带来下行压力。由于技术的进步,住院病人的护理费用一直在下降,因为越来越多的手术可以在门诊中进行。

关于远程问诊和手术的新技术也使传统医疗服务更加方便有效。

政府监管,比如扩大护士执业范围的政策已被证明可以减少初级保健费用。

支付模式的转变尽管仍然规模较小,但早期发现表明,它们可以通过提高费用透明度、问诊质量和医疗服务预订来帮助抑制医疗支出的增长。

如今的企业也常常鼓励患者采取替代疗法,比如,遵循一种更健康的生活方式来治疗慢性疾病,而不是长期服用昂贵的药物。

一些激励计划提出将诸如礼品卡和购物折扣等激励手段与血压或体重等健康指标联系起来。

结语

医疗费用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而且远比一般人想象的复杂。参照其他国家医疗费用的结构成分和影响因素能给我们带来许多思考。

下载OFweek,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

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

暂无评论

今日看点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立即打开